山雨欲来

石不转我转

拿什么拯救我对张新杰的爱

2018,第四赛季。

这时的新杰18岁,年纪轻轻的男孩子,但是踏实,稳重,自律,不卑不亢,还非常努力。

这时的老韩22岁,身强体壮的棒小伙子,不爱说话不爱笑,脾气暴躁容易冲动,憋了一股子犟劲往前冲,一点也不懂得后退。

新杰加入训练营的时候顶多17岁,想是高中没上完就跑去打荣耀。不过第四赛季开始是在2018的秋天,新杰满可以参加完高考再来联盟。我觉得新杰做事追求善始善终,他不是强迫症,但他的确想用高考给自己的学生时代画上一个句号。那我就私心地认为新杰学习很好啦,休学跑去打游戏,回来参加高考照样能上985哈哈。

17岁的新杰,在训练营有条不紊地做训练,被前来巡视的霸图队长韩文清发现,韩队长在他背后站了老半天,等新杰一遍训练做完回过头来微微一笑:“队长好。”然后老韩就沉稳矜持地微微点头:“嗯。”末了可能再加一句:“打得不错。”

第四赛季新杰出道,一上来就是副队长,想必是战队对他早有考量。韩文清肯定是知根知底的,没准还就是他提出让新杰当副队的。我忍不住要脑补一下了,第三赛季之后的夏休期,新杰结束了高考提前来到战队,韩队尽职尽责提前结束休假来训练新人,空荡荡的战队整天就这俩人晃悠来晃悠去。哎呀青岛这种海边城市,一到夏天那就是旅游胜地,韩队能不带新人到处逛逛洗个海水浴嘛?好像还真能……老韩和新杰两个努力过度的人估计一来就投入训练,从早到晚行程满满,下海捉鳖什么的还是等退役了再说吧。

咳,回归正题。话说韩队觉得哎呦这小牧师可以啊,操作溜脑子好,那就让他当副队长吧!于是韩文清当机立断就拍板决定了。

小牧师张新杰不负众望,出道即巅峰,第一年就帮霸图拿回个冠军。韩文清高兴呀,本来他还可以理性分析说张新杰至关重要其他队员的努力也很关键,可是他动心了,他不理智了,他觉得自己的小牧师一来就帮自己抢着冠军了,小牧师赛高!

张新杰也高兴啊,拿了冠军哪有不高兴的道理,虽然听到夺冠时他保持着面上的冷静,但他抖成筛子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。庆功宴上韩队长还很矜持地像对待后辈那样拍着他的肩膀,告白成功后韩文清直接抱着他转了个圈。

这样的两人真是太有爱了!这就像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,俩人要是不ooc的话可能永远也走不到一起了。ooc这种事也不是那么稀罕,在一起时间久了总会发现点对方不一样的地方你说是吧。七年搭档,朝夕相处,有事没事一起研究战况监督训练带带队里小孩子,你要说他俩不发生点ooc的事我是真不信。所以说啊韩张老夫老妻设定没毛病啊,成熟稳重成年人的恋爱,还有超长相处时间的先天条件,这俩人早晚是会在一起的。

不过话又说回来,新杰到底还是个大男孩,骨子里的热血还在沸腾,打游戏的时候怎么能不燃?毕竟每个奶妈都有一颗输出的心。新杰不会做出格的事,不会在比赛时放飞自我去争mvp,但不代表他不会出其不意一个神圣之火丢你脸上。我们新杰就算变成暴力奶也不会做毒奶。

老韩大概是长了一张凶恶过度的脸。不过挺硬气的,硬汉风,我喜欢。这样的老韩应该不太会与人相处吧,不过自有人格魅力,朋友(小弟?)还是挺多的。当然了,让他察言观色审时度势处理战队关系还是太难为他了,这时候就得新杰出马了。新杰虽然人小,但是懂礼貌讨人喜啊。不管见了谁都会露出温和微笑毫不区别对待,见面一定问好是前辈就用尊称是后辈面露慈祥之色,才不是你们说的闹钟精眼镜本体啊。

新杰多好啊,别的不说,你们就想想这得性子多好的人才能和老韩做那么多年搭档,要搁别人不吓死也得让他那熊脾气气死。新杰不仅讲道理,他还能在对方不讲道理的情况下心平气和地和你讲道理。对这种人你没法生气,也没法讨厌,他总是那么温温和和的,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。

不过也就是这样才让人觉得不好相处吧。

新杰的笑跟喻总不一样,鱼笑起来或温柔或腹黑,眼角带着不怀好意的笑,好像下一秒就要撩你;新杰笑得礼貌得体,眼神清澈又理性,不会跟你发生对话以外的关系。就是这样的新杰,在大多数人眼里留下了好相处但不能多交往的印象,人缘也就不及鱼总。但总有人看到了他不一样的一面,比如说钢铁硬汉韩文清,比如说看透人心你喻总,再比如说善解人意肖时钦。

他们明白,新杰也很无奈啊,可是待人接物就是要亲和而不失分寸啊不是吗?张新杰表示他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,反正有队长有朋友有荣耀就够了。

喻队肖队张副队,三个黄金一代的心脏大师,私下交情应该不错吧。能开玩笑能聊的来,却不会过火不怕冷场,跟你待在一起就很舒服想和你做一辈子好朋友,这样的友情真让人羡慕啊。

我的新杰啊,我想让他有稳稳的幸福踏实的爱情,西瓜水果糖那样的友情还有对荣耀的热情。我就是要宠着他啊,因为我喜欢他,我太喜欢他了,他值得拥有这些最美好感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给大家安利一首歌,可能很多人都听过啦但我是昨天第一次听,世初的ed《明天我要去见你》。太好听了啊我单曲循环一天了,配合韩张食用也是甜甜的呢。

【韩张】蓝血月全食和你

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。寒冬腊月,昨天刚下过的雪化掉又结成了冰,室内外过大的温差使窗户上凝结了一层薄薄的水雾。临近年关,过年的气氛已有些浓厚了,路灯上挂了灯笼,商店里摆上了春联,小孩手里抱着火红金黄的小布绒狗。张新杰把碗放进洗碗机里,定定地看着窗外万家灯火。
他和韩文清又吵架了。原因很简单,张新杰想去海洋世界看水母,韩文清说这是浪费时间。这不是他俩第一次吵架了。在最初的那几年里,韩文清正值当年,总是前进得毫无顾忌,脾气性子也不是一般的执拗,不过在张新杰的顺服与平静论说下,两人竟从未发生争执。这两年是越来越不行了,他和队长有了越来越多意见不和的地方,甚至在最近这半年里,他们就吵了数不清多少次的架。
矛盾总是从小小的不和发展而来,争吵总是由小小的摩擦积累而成。
张新杰疑心他们是走到了七年之痒。习惯了对方待在自己身边,习惯了两人一室一桌两椅的生活,也习惯了一些事的理所当然,比如韩文清的霸道。但韩文清会习惯,不代表张新杰会习惯。上上个月韩文清订好了两张电影票,在没有询问张新杰意见的情况下想带他去看电影。结果是张新杰忙着调整新赛季的训练内容,两人为此大吵一架,情侣座的两张票到底是没有取出来。

张新杰倒了一杯白开水握在手里,靠在露台的栏杆往外看。他们住的房子是当初张新杰挑的,从露台上能看到一片海。海边有昏黄的灯光,结了薄冰的海面倒映着这微弱的光亮。他两手捂在杯壁上,右手把左手包在内,又把脸埋在杯口轻轻哈了口气,还是觉得冷的刺骨。他的白衬衫外套着件薄毛衣,在零下十几度的空气里显得格外单薄。杯子在他手里轻轻旋转,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碰在杯壁上,发出清脆的撞击声。
张新杰心下一动,抬起左手来细细端详。戒指是他们刚确定关系时一起挑的,外形低调,看起来就是一个光滑的金属环,内壁却刻着恋人的名字,戒指取下后会在手上留下名字的印痕,又浪漫又霸道的示爱方式。刚带上戒指时,张新杰还总不习惯手上多了个硬物,如今这枚戒指除了训练和比赛永远安安分分戴在霸图副队长手指上,他却老是忘记了,有时训练也会不知不觉的戴在手上。

裤兜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,张新杰拿出来一看,是来自队长的未读信息。锁屏上显示着简简单单一句话:“看看月亮。”张新杰下意识地抬头,却在下一秒愣住了神。天上赫然一轮赤红的残月。
“听说今晚有蓝血月全食,就想让你看看。”韩文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,这会儿推开露台的门对他说了这句话。
张新杰盯着他看了一会,又把目光转回手中的玻璃杯,没有说话。
韩文清“啧”了一声,上前攥住他的手腕:“冷不冷,不知道加件衣服吗?”末了可能是觉得这种语气不适用于刚吵完架时,又放缓了声线说了一句,“你跟我置气也别把自己给冻着了。”
张新杰不咸不淡的说,“懒得穿。”韩文清看着自家小牧师这冷淡样,又气又心疼,干脆从背后把他环住,在他耳边说,“你想看水母咱们就去看。”
张新杰斜了他一眼:“我又不是因为看水母才跟你生气的,”顿了顿,又说,“最近你把时间越来越多地放在战队上了,不过这也无可厚非,你是队长嘛。但你想过我什么感受吗?你不止一次拒绝我的想法,然后又自作主张地把你的想法强塞给我。你倒是尽了队长的责任了,可你作为男朋友的责任呢?”张新杰趁着气头上,想说的话噼里啪啦全倒了出来。
韩文清还是那个姿势抱着他,没动,也没说话。
“第五赛季的时候,我说天上看不到星星,结果第二天你就带我去看了萤火虫,说就当看到会飞的星星了。当时我特别幸福。”张新杰轻声近似叹息着说出了这句话,声音里带了压抑不住的颤音。
韩文清环着他的双臂动了动,嘴里轻轻叹了口气。
“是我不好,”韩文清说,“我一心只想着冠军,却忽略了你的想法。新杰,原谅我。”
张新杰放下凉透了的水杯,回身抱住他,脑袋就搁在他肩上。“不,队长,也是我的错。感情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,我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。要是我能多替你分担一些,你也不会这么忙这么唔……”
韩文清用一个吻堵住了他的话,他那有些干燥的唇摩擦着张新杰的软软润润的,舌头挑逗着他防备松懈的牙关,温柔地和他的舌缠绵在一起,发出些微的羞人的水声。
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吻,张新杰把头埋进了他的胸前,两臂还环着他的颈,耳尖染着一层薄红,嘴角却偷偷挂着笑。让韩文清沉迷不拔的一点就是他的害羞,不管接吻过多少次,每次脸蛋都从嘴唇靠近红到分开,还要再红好一阵。
韩文清把他的左手拽下来,让他和自己十指相扣,另一只手勾起他的下巴,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,“新杰……这周末去海洋世界吧。”
张新杰本来被他盯得害羞,听他这样笨嘴拙舌的不会告白却又笑了出来。
“好。”跟你一起,去哪都好。

“对了队长,你是怎么就消气了的?”
“没怎么,就是……看到今晚月亮挺漂亮,然后就想让你跟我一起看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想象中的新杰是个懂得浪漫的男人,看星星看水母看大海看队长,又冷静自律又罗曼蒂克的男人,还自带霸气,啊我真是太爱他了!

他们在我心里就是一对没长大的、可怜的小孩。我不了解大蛇丸和蝎,我甚至都没见过几回他们的出场。我只有凭我的臆想,对他们做一些满足我私心的幻想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蛇与蝎,天生一对恶毒冤家,谁比谁毒都难说,要打架肯定一个亮毒牙一个扬尾巴,但谁也不舍得把自己的毒留在彼此体内。这肯定不是甜甜蜜蜜云淡风轻的一对,他们毒的太像了,毒的都没有人敢接近,只好相互为伴,在黑暗里舔舐对方的伤口。他们的结合从本质上就是个悲剧,骄傲不容许他们承认孤独,同病相怜会让他们仇恨彼此,软弱却将他们捆在一起。说到底,他俩在一起,没有幸福,没有强大,有的只是天长地久无法分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蛇和蝎都是聪明的人,各自有志,又足够冷酷,对别人如此,对自己更是如此。如果认真讨论他们在一起的可能性,我相信他们不会在一起。他们与彼此为敌,却在面对对方才华时展现友人的欣赏。或许不是友人,而是友以上,敌不足,恋未满。